看見不完美的自己- 蔡柏璋(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剛出版新書‬ 《排練一場旅行:世界是你犯錯的最佳舞台》)

看見不完美的自己- 蔡柏璋(台南人劇團聯合藝術總監、剛出版新書‬ 《排練一場旅行:世界是你犯錯的最佳舞台》)

我常不小心把自己投射到電視影集的主角身上,近期投射的對象竟是AXN影集《美女上錯身》(Drop Dead Diva)和《醜女大翻身》(Ugly Betty)中的兩位女主角,倒不是我渴望身為女人,事實上,我對自己男人的身分還挺自足的,但,為何這兩個女性角色會如此吸引我,甚至讓我幻想自己就是她們呢(編按:因為她們喜歡的男主角都很帥?)

我發現了,是因為她們的不完美。

我從小就是胖子,直到現在三十三歲的高齡,還是沒有瘦過;我深知一個胖子被言語霸凌及自卑自嘆的日子,也毫無障礙地理解胖子穿衣服的沒自信,想要遮住自己的全部,卻發現越遮越厚,最後在鏡子前面只差沒自焚的痛楚(編按:你為什麼要把胖寫得像是一種絕症?)所在我們胖子的心中,一定都曾經閃過幾個念頭:「為什麼我們不能夠享有跟那些帥哥美女一樣的際遇?」「為什麼這麼不公平?」比較上進(或鄉愿)的胖子可能會想「沒關係,至少我還有腦袋。」

可是,明明就還是有臉蛋和腦袋兼具的人類啊!每次在北歐看到那些成雙成對、金髮碧眼的情侶,彼此浪漫地依偎在河畔,我都會有一股莫名的責任感想要走到他們面前譴責:「你們到底還沒有同理心啊?」

《美女上錯身》中的簡賓格溫(Jane Bingum),某種程度上,就是這樣一個為胖子做了完美平反的角色,編劇同時給了她一個最絕望的精彩衝突:「她」不是她自己(模特兒黛比因為車禍身亡,靈魂因意外重返剛往生的大隻女,簡,的軀體裡),黛比生前的愛人葛雷森不知道簡的體內住著黛比的靈魂,偏偏簡又不能夠直接告訴葛雷森事實,否則他就會遭逢不幸(這是什麼中國民間故事!)這個影集除了讓黛比有機會以模特兒的心境,同理胖子生活上會遇到的煩惱;連簡生前的爛帳、黛比死前未續的前緣,女主角也要照單全收,根本就是雙重人格+雙重身份,再次滿足我「變身易容出任務控」的幻想(我的劇場作品「K24」就是受到紅極一時的美劇《雙面女間諜》(Alias)啟蒙),讓我不僅能以冒險心情,跟著簡在律師事務所迎向各種挑戰,還能看她用獨特的智慧(承認吧,有些幽默感和觀看世界的角度還只有胖子才有)解決人生的困境難題,最重要的是,看完影集,肯定會被說服美麗和胖瘦是沒有「絕對」關係的,胖,也可以胖得非常時尚(當然健康還是很重要)。

同樣的,在《醜女大翻身》中,我發現自己的穿著品味和女主角貝蒂不謀而合:舒服、自己喜歡就好(但在大部份的人眼裡可能是拉遢…)。時尚是何物?為何大家要如此執迷?難道自己不能創造出自己的時尚嗎?這種勇闖舒適圈外的「醜小鴨變天鵝」系列是怎麼樣都看不膩的,畢竟身為人類,在偶發對人生際遇不平的短暫時刻外,我們對於那默默耕耘、奮鬥向上以及挑戰自己極限的角色總是充滿嚮往(畢竟天生勝利組還是少數啊!)。貝蒂和我們大部份的人一樣,出生於一個極為平凡的家庭,她排除眾議,隻身闖入無人看好她的時尚業,被其他養尊處優、狗眼看人低的同儕排擠取笑,卻也憑藉著自己樸拙的本質,殺出一條血路。如果說,每一個人心中都有晉身虛榮時尚的一面,那麼觀賞「醜女大翻身」肯定能滿足你/妳潛意識裡的幻想。畢竟,我們大部份的人的品味和際遇,跟第一季第一集裡的貝蒂相比,早已贏在起跑點。如果連貝蒂都可以,那,我們為什麼不行?

或許,這就是戲劇的力量吧?透過這些「不完美」的角色,我們看見了自己。在這些角色從一次次的挫敗和受辱中挺身昂揚的旅程上,我們同理了彼此;藉由這些角色鍥而不捨的築夢過程,我們,也好似在另一個平行時空裡,完成了那曾經擁有的美麗夢想。

廣告

加入AXN台灣臉書及Instagr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