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AXN‬】漢尼拔與我- 陳惠婷(Tizzy Bac主唱、將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成人世界》)

【‪閱讀AXN‬】漢尼拔與我- 陳惠婷(Tizzy Bac主唱、將發行第二張個人專輯《成人世界》)

我雖稱不上美劇專家,但近年來各式各樣的影集其實也看了些,當初發現《雙面人魔》(Hannibal)也有美劇版的時候,相當令我驚豔,第一個直覺是:「啊這可以在電視上播喔(雖說近年來美劇尺度也早已沒有極限)?」,那樣的血腥美學已經可稱為獨樹一格的藝術,市面也有專書介紹漢尼拔這齣影集的獨特美學。其實漢尼拔在我的人生影展歷程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不會輸給林正英、許冠英、傑森或是佛萊迪,都是屬於一種里程碑的存在,還記得那年《沉默的羔羊》(The Silence of the Lambs)上映時我還是個孩子,被這種少見的寫實戰慄驚悚類型片給嚇的好幾天都對路上廂型車的後車廂心生畏懼,驚悚片那種又癢又毛的觀影經驗更是讓人著迷,即使是個小孩子,我那時也懂得安東尼霍普金斯(Anthony Hopkins)的演技令人折服,在容易幻想的年紀,也想像過如果我是片中的茱蒂福斯特(Jodie Foster),在面對漢尼拔醫生時恐怕早已腿軟,更別說是英勇破案了。但驚悚片的美學也在那時微微地開始滲入我的腦中,對於恐懼所含帶的能量,與黑暗議題有可能帶領出來的創作領域,開始有了認知。

我總認為,從陰暗處開始的創作是比較容易跟比較迷人的,而光明面的創作要同樣動人需要更大的功力。雖然我並無意高舉黯黑議題的創作地位,但不可否認的是黑暗的美學有種迷人的力量,題材也含括各種有形無形的天馬行空,是否可說是人性本就黑暗的一種反照式悲哀呢?先不進入這種哲學討論的話,單就我的閱讀經驗來說,日本的鬼怪故事總是比公主童話來的淒美,數盤子的阿岩就是比灰姑娘動人,是因為那種「活生生」的人性感吧,那麼漢尼拔的故事可以一再衍生,從大螢幕到小螢幕都能發展出各自的風味,不論是安東尼霍普金斯還是邁茲米克森(Mads Mikkelsen)都可以演出專屬於他們的雙面人魔,想必就是這種黑暗議題的遼闊創作動能,我們把各種人性的、罪惡的、恐懼的、甚至變態的假想投射在比如漢尼拔這類角色身上,而影集版的《雙面人魔》更進一步地把這些驚悚犯罪類型的戲劇,發展成很具有美感的世界,不論是人體殘肢組裝而成的圖騰柱,或是人體香菇田等等…都讓觀眾目瞪口呆,反而就是因為這種不切實際到近乎誇張卻又美的無以復加的犯罪表現模式,反倒有種抽離的藝術感,開創了犯罪驚悚類型影集的新格局,我們甚至無法厭惡漢尼拔這個罪犯角色,我認為《雙面人魔》已經做到一種異教、邪典的類型影集了。

我雖然在此人生階段,已戒除一些對於人生負面思想的迷戀,畢竟光明的生活方式還是比較有益人體,但是不能否認黑暗創作的美學對我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因為我們就是活生生的人,也「只是」活生生的人,對於「恐懼」,我們非常熟悉,對於由「恐懼、黑暗」為主題所產生的創作,接收的程度一定絲絲入骨,然而當我們能夠非常安全地,有距離地安坐家中沙發,純粹以娛樂性為出發點去「享用」這些驚悚的創作時,我們就發現,原來觀看恐懼的角度有那麼多、那麼華麗、那麼具有藝術性到近乎搞笑時,也許是一種對於恐懼的,另類精神性勝利吧。

廣告

加入AXN台灣臉書及Instagram